姐妹共侍   乱伦小说 

姐妹共侍

出了门,夏磊赶快将手机拨回去,言语中露出明显的不快:「什么事?现在找我。」「人家想你了嘛!」手机中传来丽玲妩媚的声音。

  「我正忙着呢!没事回头再说。」「别呀,你不想和韦翎见见吗?」「韦翎?在哪?」夏磊一想起韦翎苗条的身材、白嫩的皮肤,刚刚疲软的阳具不禁又开始有些抬头。

  「在学校12楼朱校长的专用客房。现在就来吧,好吗?主人。」夏磊走进门,只见丽玲短裙下光着双腿穿着高跟拖鞋,面部微微发红,不经意能看见腿内侧有一丝粘液,看来,她刚刚是高潮过后。

  丽玲将门关好,从后面搂住夏磊,双手自然滑到他的胯下,隔着裤子抚弄着他已有些高耸的阳具:「都有反应了,韦翎这个小骚货让你这么动情?」夏磊没有理睬丽玲的行为,他走到里屋,只见韦翎只穿着内衣和丝袜躺在床上,双眼、双手和双腿被几只丝袜紧缚着,看不到屋内的情景。

  「主人,你现在就可以上了。让奴婢先爽一下行吗?」丽玲恳求着。

  「主人,是他来了吗?让我和他一起侍候您吧!」韦翎并不知道是谁进来,以为是朱校长来了。

  看着韦翎动人的身体,夏磊的裤子已经支起了帐篷,他挺了一下腰,示意丽玲为他把裤子脱下来。

  丽玲跪到他的面前,为他除去裤子,粗大的阳具一下蹦了出来,打在她的脸上,她迫不及待地用粉脸在阳具上蹭着,不时伸出舌头舔着。当双手碰到他的穿着丝袜的腿上的时候,有些意外:「这是?」「闭嘴,不该问的别问。」夏磊粗暴地推开丽玲,向床上的韦翎扑去。

  夏磊粗暴的动作明显不同于朱校长那种温柔,他在韦翎的身上又舔又咬,坚挺的阳具在她的身上顶来顶去。

  「你是谁?主人,他是谁?」「住嘴!」丽玲坐在韦翎的身上:「你只需要好好的侍候他就行了,不要多问。」韦翎此时已经不需要问了,因为随着夏磊将老二送入她的私处大力地抽插,她只顾得大声呻吟了……终于夏磊喷发了,在他射出的那一瞬间,老二离开了韦翎的身体,将浓浓的精液射在丽玲的嘴里,然后躺在一边喘着粗气。

  干完后,夏磊示意丽玲解开紧缚着韦翎双眼、双手和双腿上的几只丝袜。丽玲见韦翎在一边低头站着,「啪!」打了她一个耳光,用力一推:「见了主人还不快跪下磕头!」韦翎重新穿好衣服跪了下来。

  夏磊在沙发上坐下,丽玲也跪在地上不敢起来。这时,朱校长也来了,一进门就看到丽玲和韦翎两个大美女女教师跪在夏磊脚下,一人捧着夏磊的一只臭脚丫正舔吮着。

  夏磊打开电视,然后就叫丽玲坐在他身边,把手放在她乳房上揉捏,一边看电视,一边双手在丽玲身上乱摸。丽玲不敢反抗,任凭他揉乳房、捏大腿,还不时发出「嘻嘻」的淫笑声来讨好夏磊。

  玩了一会儿,夏磊把丽玲和韦翎叫进房间里,让朱校长跪在大厅上等候他的吩咐。他们进屋不久,就开始听到两个女人淫荡的呻吟声此起彼伏地传了出来,显然她们正在被夏磊玩弄着。

  「嘻……主人你真会玩女人,玩得人家好舒服喔!啊……舒服死了!」「饶了我吧!主人,奴婢乖乖,奴婢听话,奴婢受不了了。」可怜巴巴的呻吟声让门外的朱校长对女主人丽玲的高贵形象顿时化为乌有。

  这时屋内的韦翎正慢慢地爬到正在被夏磊插穴的丽玲脚下,用嘴细心地舔去丽玲脚上的污垢。丽玲好像不满意,居然一脚把她踢倒,然后踩到了她的头上:

  「看起来,你似乎有点不甘心,有点勉强啊!站起来!」丽玲声色俱厉地说。韦翎照做了。丽玲的目光从上到下扫了韦翎三遍,韦翎低着头不敢看。

  「哎哟!哎哟!主人你插得奴儿好舒服呵……」丽玲一边训斥韦翎,一边不忘讨好操她的男人夏磊。夏磊似乎不太领情,在丽玲穴里射完精后,就粗暴地把她推倒在地上,还踩了她几脚才径自到洗手间去。

  「谢谢主人!」丽玲奴颜婢膝地跪在地上道谢。见夏磊不在了,她才哆哆嗦嗦地站了起来,穿上散落在地上的高跟拖鞋,绕过桌子,走到韦翎面前,用手中的鞭子托住韦翎的下巴,把韦翎的脸抬起来。

  丽玲穿着高跟拖鞋,比韦翎要高出半个头,她把韦翎的脸抬高到仰视她的眼睛,又伸出左手拍拍韦翎的脸颊,然后转身坐到了办公台上,从桌上的烟盒里拿出一根烟,点燃了,向韦翎吐了口烟,说:「把衣服脱了。」韦翎吃了一惊,正在犹豫着时,她飞起一脚,已把一只高跟拖鞋踢了过来:

  「你不是听力有问题吧?快点!」韦翎穿着一套藏青色的套装,透出成熟的妩媚风韵。她赶紧解下短裙,脱掉衬衫,光着上身茫然地看着丽玲。丽玲低头看了看韦翎的鞋子,韦翎明白过来,又脱掉了高跟鞋和袜子。

  丽玲点了点头,说:「把我的鞋子捡起来。」韦翎捡起她的那只高跟拖鞋,她向韦翎招手示意她过去,韦翎走到她面前,她抬起脚,韦翎急忙给她穿上。

  丽玲伸手从韦翎的脸往下摸,并在乳头上轻轻捏了捏。忽然她一脚向韦翎踢去,韦翎急忙要躲,丽玲在背后已抓住韦翎的头发,一上来就给了她两记耳光,丽玲的力气很大,韦翎有些发晕。

  丽玲拗过韦翎的手臂,冷笑道:「你知道反抗要受到怎样的惩罚吗?敢假正经不让主人玩你,好大的胆子!看到老娘被主人插得跪地求饶,知道主人的厉害了吧?」一把将韦翎推到了地毯上。

  韦翎挣扎着想站起来,丽玲命令道:「跪下!」韦翎不敢站起来了,只能跪好。看见她发怒的样子,心里更加害怕,哀求道:「女主人,你饶了我吧,下次再也不敢了。」丽玲向韦翎招招手,韦翎急忙移动膝盖跪到她面前。「舔!」丽玲说得很简单,韦翎赶紧把脸凑到她的高跟拖鞋上,伸出舌头拼命地舔。

  舔了一会儿,丽玲又一脚把韦翎仰天踢倒在地,一屁股坐在韦翎的脸上,她的阴户正抵着韦翎的鼻子,韦翎只觉得鼻孔被毛刺得很痒。丽玲略微抬起身子,让韦翎舔她的下阴,后来又用高跟拖鞋玩弄韦翎的阴蒂和乳房。

  这时夏磊从洗手间里出来了,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抓住韦翎的双脚,把韦翎整个人倒立起来。可怜韦翎那双高贵的赤脚,此时却被一个臭男人随意地倒提在手里狠狠地抽打着脚底。

  「哈……还以为自己是什么玉洁冰清的淑女吗?贱骨头!」丽玲高兴地把身体靠到韦翎身上。一会儿,一股热流从韦翎的身上流到脸上,丽玲把尿撒到韦翎身上:「把老娘的尿舔乾净!哈……」「是,女主人。」这时夏磊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示意韦翎爬过去给她舔脚,韦翎马上服服贴贴地爬了过去。丽玲正想再威风威风侮辱韦翎一番,却被夏磊瞪了一眼,说:「够了!贱货!你也爬过来给我舔脚。」本来还盛气淩人的飘亮女王丽玲一听,马上吓得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和韦翎一样爬过去给夏磊舔脚,不敢再吭一声。
「去外面把你的奴才叫进来。」夏磊忽然说。

  「是,主人。」刚被夏磊插完,正和韦翎一样很狼狈地跪在地上给夏磊舔着脚的丽玲马上站起来,很优雅地走了出来,一点也看不出刚才给臭男人舔脚的狼狈样子。

  「狗奴才进来吧!」丽玲拉着朱校长的耳朵把他拖进了屋里。

  朱校长看了一看平时对自己柔情万种的情妇韦翎,这个时候也不管自己了,正努力地舔着夏磊的双脚。丽玲从后面用力地踢了韦翎一下,她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捂住自己的双乳呻吟着。再看丽玲,高高的个头,头发挽起,身体丰润适宜,乳房和臀部都很大,眼神特别傲慢。

  丽玲走到夏磊面前跪下说:「主人,贱货把贱货的奴才朱校长带来了,听说这个狗奴才平时在家常叫他老婆给他舔脚呢!贱货我因此也故意经常叫他给贱货舔脚取乐。」「是吗?你们这样的贱骨头也配叫人给你们舔脚,哈……」丽玲低着头,羞愧得无地自容,不好意思看自己的奴才朱校长,对夏磊说:

  「主人,这样太难为情了。」夏磊没有听她的,拉着她的手,让她半躺在沙发前面的一张茶几上。

  韦翎的手抚摸着丽玲的身体,夏磊一把抓住丽玲的乳房把玩着对朱校长说:

  「朱校长,你女主人的乳房真完美,碗形的乳房,还有那大大的乳晕粉红色的,乳头小小的。」朱校长忍不住了,红着脸说:「你太过份了。」夏磊笑了笑对丽玲说:「贱货,你是怎么调教你的奴儿的?」「你怎么这样对主人说话?快向主人道歉!」丽玲一边任夏磊摸乳房,一边向朱校长瞪了一眼说。

  朱校长呐呐说了声对不起。夏磊冷冷说:「你这句「对不起」太不诚恳了,你应该像你的女主人犯错一样跪着向我道歉。对吗?丽玲。」朱校长为难地看了一眼丽玲,丽玲说:「你还不快跪下给主人道歉!」朱校长只好在夏磊面前跪了下来,向夏磊说了声对不起。

  可怜在朱校长和韦翎面前趾高气扬的丽玲,因为自己的奴儿顶撞了自己的主人,吓得浑身发抖的低着头,那双经常叫奴才们舔弄的妖妖娆娆的赤脚也吓得脚趾头紧紧地弯曲着。她严厉地对朱校长和韦翎说:「听到了吗?贱奴隶,以后你们什么都不是,和我一样都是主人的玩具,主人的狗,要过狗一样的生活,甚至比狗还要差,你们没有决定自己的权利,知道吗?」朱校长抬头看看自己的情人韦翎,看到她也在看着自己,好像在渴望他的答应。

  丽玲把脚伸向了朱校长:「给我舔舔。」朱校长只好伸出舌头去舔着丽玲的脚。

  丽玲的脚还是满白嫩的,脚背还有一个纹身,是一只嘴唇印;脚趾甲较长,染着鲜红的油;中趾还戴着一个小戒指,脚踝上有一条钻石的金脚链。其实朱校长还是挺喜欢舔丽玲脚的,这比向夏磊下跪要好得多。

  丽玲在玩弄朱校长时,自己也跪在夏磊面前给他舔着脚和阳具,被夏磊玩弄着乳房和大腿;而韦翎一直跪在茶几上,任夏磊在自己身上乱摸,全身发抖地看着,一点也不敢吭声。

  丽玲对韦翎说:「韦翎,你也下来舔。」韦翎爬下了茶几,跪在丽玲脚下。朱校长看到韦翎比自己还要熟练和卖力,从脚背舔到脚底心,丽玲一脸的满足相。

  丽玲对朱校长说:「韦翎以后要常为我和主人舔脚,你不会反对吧?」朱校长看着情人已无地自容了,都怪自己没用,连情人都被人抢去做性奴。

  夏磊对韦翎说:「过来给我舔舔我的鸡巴。」韦翎听话地爬过去给夏磊舔下体,丽玲则拿着点燃的蜡烛,将蜡油一滴一滴地滴在韦翎掬起的屁股上。韦翎的嘴吸着夏磊的鸡巴,发出沉闷的叫声,屁股因为痛而不停地扭动着。

  丽玲狂笑着,很兴奋的样子,对朱校长说:「你给我舔肛门。」朱校长听话地将舌头伸到丽玲菊花状的肛门上,快速地舔着。

  丽玲把蜡油滴到了韦翎的肛门口上,韦翎惨叫着,丽玲更加狂笑起来。丽玲不断地移动着蜡烛,滴在韦翎的大腿、阴户和脚底心上。

  「我要带韦翎出去玩玩,朱校长你继续在这侍候我的性奴丽玲,我回来后还要插插她呢!韦翎,你去洗个澡跟我出去吧!」夏磊吩咐道。

  「是,主人。」韦翎听话地去洗了个澡,走了出来。朱校长和丽玲送夏磊和韦翎出门,韦翎好像没事一样地和丽玲握手道别,然后搂着男人的腰,很甜蜜似的发出「嘻嘻」淫笑,头也没回地走出了门口。

  朱校长的房间只剩下朱校长和丽玲,丽玲走到朱校长面前「啪啪」给了他两记耳光:「怎么?在本女王面前还不下跪吗?」朱校长听到她的话,双膝一软,缓缓跪下。

  「是的,女王,您就是我的一切!」朱校长只好无奈地说,但心里却忐忑不安,害怕她的反应让自己尴尬。还好,丽玲坐在圈椅里一动没动,浏览着一份杂志,好像没有看到朱校长的行为。

  朱校长的胆子大了起来,跪着一下一下钻进了办公台下面,蜷缩在丽玲的脚下,脸和丽玲的鞋子无限贴近,她鞋子里的酸臭气息已经一绺绺飘进了朱校长的鼻子。

  丽玲这时一挑一挑的脚碰到了朱校长的脸,她把脚翘起来,踩到了朱校长的脸上,朱校长不由自主地转过脸开始舔她的鞋底,但她用脚把朱校长一蹬,伸出手揪住朱校长的头发把他拉了起来。

  朱校长的脸就靠在丽玲丰满的大腿上,丝袜的磨砂感让他兴奋不已,而且她裙子的下摆一下一下刮着朱校长的脸,让朱校长浮想联翩,他开始一下一下舔她穿着丝袜的大腿,眼睛偷偷摸摸的往裙子里看。

  「啪!」的一下,丽玲给朱校长来了一个响亮的巴掌。

  「贱狗,你也配舔我的腿?过来!」丽玲揪着朱校长的头发把他拉进她裙子里面:「好好的闻!」说着她放了一个屁。他的鼻子严严实实地裹在她的裆下,一丝不拉地吸完了丽玲放的屁。

  朱校长已经是丽玲的一条裆下狗了。确确实实,连丽玲放的屁他都必须吸进去。这种低贱的情绪让朱校长无所顾忌,朱校长伸出舌头小心地舔了一下丽玲的阴部,丽玲的阴部很骚。

  丽玲显然是一个性欲旺盛的女人,她没有急着虐待朱校长,而是直接让他为她口交。她在外面揪着他的头发,丰满的腿用劲夹着他的头,朱校长感到自己仅仅是丽玲的性具。

  朱校长整个头被罩在丽玲的裙子里,眼前黑乎乎一片,鼻尖碰着一片柔软,他用力舔着丽玲的阴部,很快地黏黏的液体就渗出了内裤。朱校长看不到内裤的颜色,用舌头费力地把内裤挑开,大口大口舔着丽玲阴毛浓密的阴户。

  「吃!」丽玲威严的命令。

  听到后,朱校长开始大口大口吸食丽玲的液体。丽玲没有快乐地呻吟,而是哼哼冷笑着。过了一会,朱校长满脸都是液体了。

  「往下舔!」朱校长根本没有意识到「向下舔」是什么,只管伸出舌头去舔,感到那里涩涩的,而且有一股特别的气味。朱校长扭了一下头,丽玲用丰满的大腿把他夹得更紧了,她哈哈大笑着说:「以后要随叫随到,和韦翎一起好好侍候老娘和老娘的主人。听到了没有?哈哈……」午夜时分。

  门口传来了夏磊的脚步声,显示夏磊从外面回来了。

  「这是主人的声音。」丽玲女王连忙从自己的房间爬到大厅去迎接主人。

  丽玲女王爬到夏磊的脚下,用嘴为他叼去鞋子:「奴婢给主人请安,主人吉祥。」

【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和家人的性游戏
评论加载中..